Yoyo

*请点开*

“如果我躲在时光找不到的地方,是不是就不会长大?”

悠游|段子手|文手|画手|求扩球列表|qq:1958325038
re0|唱见|阳炎|htf
灯油|灯油子|咕噜碳|mafumafu|叶月优
尤昴尤|觉军觉|双英红蓝红|碳油|all油|soramafu|车祸组|伸文组|双k|双遥(略
鬼焦|血泪|无总|蓝酱|雨|糖果|酱爸|眠大|沐羽|左棠(略

和蓝蓝合作(过去时),我画线稿她涂色
蓝蓝是神(确信
过激鬼焦推
一切事情以鬼焦大大的利益优先
日常傻白甜,一般很好相处
隐性病娇/腹黑(一般不会,除非你触碰到我的底线(黑鬼焦大大,黑灯油,谈我家人和被叫萝莉
鬼焦大大悠游最爱您了!!
灯油是小天使!!我爱他一辈子!!
没有CP洁癖,杂食动物
很容易被安利
有过轻生的念头
虽然我年龄小但是别叫我萝莉啊喂!!
请不要在我面前提我的家人,谢谢
本命cp碳油不拆可逆(不过,逆?不存在的

瞎涂假装更新(
心虚打tag(
只是瞎涂的表情包而已
摸头杀!!!
用的是小羽给我的“可以随便换六个专辑人设的灯油”的(中二)设定!
p1是温柔的六专,p2是攻气满满(?)的一专

以及要跟大家道个歉,因为三次元那里最近比较忙,上lof的时间会比平时少的多……没办法画画写文抱歉抱歉抱歉啦……希望能理解……

【碳油/长篇】脱狱。

鬼焦大大您终于更文了!!!(爆哭)

鬼焦原蛋白:

*好久不见,想我了吗(没有)
*虽然写了长篇但谁知道我会不会坑呢(笑)
*自设严重,ooc多,误带三
*翻文件夹产物。改吧改吧放上来了。我知道你们肯定很多人都看过了,但还是希望你们赏个脸再看一遍xx
*睡醒补后记(哈欠)
以上ok?祝阅读愉快↓


“困于命运之笼,层层叠叠,跌跌撞撞,呼朋引伴终与人相遇,便喜极而泣,接踵相拥,依偎取暖,这才发现,渴求的温暖也不过是击石之卵。”
“我们,永远都逃不出这永恒的狱笼。”
——脱狱。
————————————————————————————


(一)
“抓住他!”
“他往那边跑了!”
ぐるだみん熟练的穿过一个个街巷,躲避着警官们的追捕。迈开步伐、调整呼吸、按照脑内规划好的路线前进,这样的步骤因频繁的追捕而变得十分熟练,逃脱行动因此进行得相当顺利。经过一个隐蔽的小巷闪身躲进去,咕噜碳缩在阴影里默数着巷口跑过的警卫个数,待到达到了内心估算的数量后果不其然迎来了一段空白,咕噜碳立即跳出遮蔽按照来时的道路跑回去。警官们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刷了,然而已经太迟了,这个孩子又一次成功地警察们的眼皮底下开脱。
“妈的,这东西还真狡猾……!”
十来位全副武装的警卫揣着真枪实弹煞有介事地追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这个场面看起来确实太过滑稽,可在这座城里,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人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闹剧,甚至将其认作压抑的生活里不可多得的消遣,一边惊恐地避免与暴力的警察接触,一边兴致勃勃地悄悄观摩着主角会有怎样的下场。ぐるだみん也不过同所有孩子一样,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得不到怜悯的小丑罢了。不过,能这样把警官耍得团团转的小丑倒真没几个,就这一点来说,咕噜碳算是相当不普通了。
他攥紧了手里的面包,这是他刚偷得的晚餐,也正是身后那群警官追捕他的理由。然而事实上,让他拼死逃跑的理由可不止面包这么简单——咕噜碳感觉到衣服里的硬物随着动作撞击自己身体触感,那本书还好端端的躺在他的口袋里呢,他忍不住扬起嘴角。
12岁的咕噜碳,诞生于这个昏暗的、肮脏、充满煤气臭味的城市。同所有人一样,他被囚禁在这座城市巨大的鸟笼状城墙之内,仰望着污秽的天空,连草原的颜色都无从得知。
但同所有人不一样的,他有着一个梦想,就是逃离这座城市,到外面去。
咕噜碳是在偶然间发现那个地方的。建立起城墙后,政府就缴械摧毁了所有关于外面和旧世纪的书籍,就连关于对现在——即当时的“未来”的猜想的书籍也并未能逃过一劫——在这个时代,感情与思维全然是毫无意义的存在,唯有至高的效率才可拯救人类。如果有人私自藏有这些书,被那群警官发现了的,代价是全家被处刑、书籍被缴纳。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老一辈的偷懒警官们是觉得处理这些书费时费力,还是认为自己藏得足够好,总之之后被缴的这些书没有被销毁,而是藏在了一个废弃、隐蔽的阁楼里。百年过去,这个阁楼便被彻底遗忘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直到咕噜碳这个野孩子在摸清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的时候,它才得以在在这个孩子的脑海里现身。
这个阁楼里面的文献,虽然算不上富足,不对对于完成他的梦想来说已经足够了。咕噜碳一发现这个阁楼便立即栖身于此,每天贪婪的在这里学习,只在必要的时候出去偷一点食物。刚刚在他惯例去补给点偷晚饭的时候,他在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飞行器原理的书籍——这本书的原主人大概不知道它有这么危险,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丢出来了——于是咕噜碳赶在警官们追来之前迅速把他揣进了口袋。
这次警官们意外地穷追不舍啊……咕噜碳一分神,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糟糕!!
警官们似是爆发出了胜利者的嘲笑。咕噜碳一咬牙,看也不看便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
一进来,咕噜碳就后悔的要死,这是一条死路。
怎么办……怎么办……他出了一身冷汗,心脏狂跳不止。这下肯定会被抓住的……
警官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咕噜碳惊恐地向后退去,碰到了一快钢板。巨大的响声更加确认了他的位置。


(二)
“!”
但是让咕噜碳感到震惊的是,钢板后竟然还蜷缩着一个孩子。
孩子也显得很慌乱,两人对视了一眼。警官马上就到,脚步声近在咫尺。
“跟我来!”来不及反应,孩子抓住咕噜碳的手把他拽进阴影中,然后蹲下,熟练的撬开地上的井盖,跳了进去。咕噜碳赶紧跟上,孩子随即把井盖盖上,扣严。咕噜碳这才发现,这地下有一片相当广阔的天地。
“他就在这里!……咦?”
咕噜碳屏住呼吸,警官们就在他的头顶上,皮鞋底踏过井盖荡下不少尘土,呛得咕噜碳鼻子痒痒,紧接着一个没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谁在那里?!”
本来都打算退出的警官们一下子又警觉起来,头顶上又是一阵骚动。咕噜碳懊悔的不行,同时心脏也因为极端紧张而运作到了最大功率,他甚至都要以为上面的警官都能听到他的心跳了。那孩子眼疾手快捂住了咕噜碳的嘴把他拽进黑暗以防他再次暴露,紧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玩意,到后方不远处,抬手顶着一小块砖头,将手上的物件上海发条后悄悄的放上地面,那玩意“嗖”的一下跑掉了。过了几秒,在几米外的地方传来了钢板倒下的声音,头上的嘈杂立即转移了。
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心脏也安稳下来了。他露出抱歉的表情转过头,企图在黑暗中寻找那个救了他的孩子。“……那个,真的很抱歉。但是谢谢你。”
尴尬的沉默。
过了很久黑暗中才传来孩子因紧张而颤抖的声音:“啊……那个……我先把你送上去吧……”
“诶?不从这里上去吗……?”
“因为……比较危险吧……”孩子仿佛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得出话一般,“我……我这里有一条暗道……我把你送上去……那个……很黑……你跟紧我……”
“……我看不见你。”
“噫!对!对不起!我忘记了!”孩子大概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咕噜碳突然感到很脱力。他开口柔声安慰道:“嘛没关系啦……?是我要谢谢你才对,你刚刚救了我的命喔。明明刚刚表现的那么勇敢,为什么突然紧张起来了呢……?难道我比那些警官还可怕吗?”
又是一段沉默。寂静中只有孩子因紧张而加剧的喘气声格外明显。
咕噜碳决定还是不要继续那个话题了。“我叫咕噜碳,你呢?”
“……灯油。良久,孩子终于平静了下来,吐出两个字。随后他轻轻地、试探性的碰了碰咕噜碳的手,扯了扯他的袖子,轻声说“走吧。”
于是,灯油在前面轻轻地拽着咕噜碳的袖子带路,咕噜碳小心翼翼的在后面跟着,一路七拐八弯,在地下气氛安静的让咕噜碳觉得诡异。他试着打开了“灯油君好厉害,能在地下这样熟练”的话题,但那人并没有回应,仍然自顾的走,咕噜碳便乖乖闭上了嘴。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偶尔灯油会在台阶处扶咕噜碳一下。
终于,灯油停了下来,惹得跟在后面的咕噜碳措手不及,险些栽倒灯油。灯油向上用力一顶,顶开了一个井盖。他利索的爬上去,然后向咕噜碳伸出手,把他也拽了上去。
咕噜碳摸了摸口袋里的书和面包,然后朝孩子说到:“嘿,真的非常感谢!”随后咧起一个大大的微笑。然而这个微笑在灯油盖好井盖后抬头,与他对视的一瞬间僵住了。
这是咕噜碳第一次见到灯油。
这个孩子有着十分耀眼的橙红色的头发和眼眸,面容中带着女孩子的柔美,睫毛长得在眼周围影出一片浅浅的阴影,让咕噜碳一瞬间想到了书上所描绘的那片橙红色的草原。
“…好漂亮。”
“什么?”灯油像是吓到了,惊讶的看着他。
“你的头发、还有眼睛…好漂亮。像草地一样。”
“…你在说什么?”孩子脸上的疑惑更深了。
咕噜碳盯着他看了很久,久到灯油坐立不安,几乎快被吓得哭出来了,他才缓缓开口。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的书。还有好多好多关于外面的照片。”
“什…”
“我就住在那哦!”咕噜碳骄傲的朝孩子笑了一下,随即十分严肃的凑近他,压低声音对他说:“我在那知道了很多在外面才能看到的东西。比如外面有很多水聚集的地方——书上说那叫大海;还有好多还带着叶子的木头生长在一起的地方——那是森林;晚上外面还能看到星空,那场面有点像夜里把整个城市的灯全部都打开的样子,不过比那要壮观、漂亮的多;还有草原——其实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草——橙色的,特别好看,就和你的眼睛一个颜色,”他说,“上面还开着好多好多的蒲公英。”
“蒲公英?”灯油完全被他讲述的盛况吸引了,“那是什么?”
“啊,”咕噜碳拍了下脑袋,“忘了告诉你了,那是花。”
“花?”灯油倒吸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看着咕噜碳,“花不是…早就灭绝了吗?”
“才不是,大人们都在骗我们,”咕噜碳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说:“外面就有花。小小的,白色的,就像是很松散的劣质棉团,有点透明,不过还是很好看的。”
“我曾经听说过花,”沉默良久,孩子才斟酌着开口,“一次在酒吧里,有个喝醉的警官说了好多关于外面的醉话——虽然他最后似乎被处了刑就是了——他说花是很鲜艳的红色,有很多细长的花瓣和针一样的花蕊,层叠卷曲,特别的华美,看一眼就叫人魂不守舍。(*1)”
“嗯…”咕噜碳也很惊讶,“我不知道。书上是这么写的。”
“所以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灯油若有所思的低下头,似乎在努力想象着它的样子。
咕噜碳侧头看着孩子,觉得他思考的样子很有趣。他也是个对外面憧憬着的人呢——他心想,说不定他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那何不……咕噜碳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被这个想法弄得很是激动,也不加考虑,他就起身,把孩子吓了一跳——长大之后再回想当年的情景,咕噜碳只觉得,幸亏对方是灯油,不然他早就被上告处死了——然而现在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一个12岁的孩子能考虑什么后果呢?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转身朝孩子伸出手。
“呐,那我们就一起出去,亲眼看看花是什么样子的吧?”


fin.


*1:是彼岸花

滚去秦皇岛玩了,明天回来
放一张在火车上画的灯油挂件(伪)
会画全套无误ww
他好可爱啊啊啊啊为什么我是个手残quqqqq

《唱见日常》截图
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唔啊!!!这里!!!碳碳要向灯油!!!表白了!!!!!
p2放上无字版w

今天看了一部叫做《唱见日常》的动漫,里面的灯油真是太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 ⁄ω⁄ ⁄ ⁄)⁄
忍不住截了张图( ´▽`)


就不给你们资源,求我啊( *`ω´)

emmmmm腿个条漫
画一点有病的hhhh
关注soramafu这么久了也该贡献点有价值的东西了
无脑发糖
质量差(
不喜勿喷谢谢www

【中篇】活在你的世界里(碳油)(3-4)

3
我把手机丢在一边,穿好衣服抓起外套,立即就奔出了门外,在无人的街道上急速狂奔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马上到我最好的朋友mafumafu家。
mafumafu是我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帮到我,但此刻我希望自己身边有个人在,至少不会让我觉得那么恐惧。
敲开mafu家的门时他似乎还没有睡醒,揉着眼睛问我为什么这个时候忽然来找他。
“能让我进去慢慢说吗?”我看到他后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
“好的,快进来吧,外面挺冷的。” 他打了个哈欠道。
我有些忐忑地坐在了mafu家的沙发上,想着应该怎么和他说这件事情。
“怎么了灯油?你看起来有些不太好啊。”mafumafu问我。
“我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觉得我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你说什么呢,到底怎么回事?”
“我发现一切和我有关的东西正在一点点地消失,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也无法阻止它们发生……对了mafumafu,你有大家上次一起live的合照吗?(*1)”说着说着,我的身体不禁开始颤抖起来。
“有啊,我一会儿再去给你拿,我先给你泡壶热茶吧,看你冷得都发抖了。”说罢他起身去了厨房。
我有些局促地跺着脚,环顾四周有没有什么可以翻看的东西,我的目光扫过几本杂志和几张报纸,最后停留在了mafu摆在茶几上的手机。
我看了一眼还在厨房烧水的mafu,连忙拿过他的手机查看了他的通讯录,果然在他的手机里已经没有了我的联系方式。
我有些绝望地靠在了沙发上,心想这果然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所担心的事情确确实实正在发生着。
“mafumafu,你现在能拿照片来给我看看吗?”见mafu拿着一杯茶从厨房出来,我赶忙问他。
“嗯?看照片,为什么要看照片? 他显得一脸茫然。
“我刚不是跟你说过了嘛! ”
“是吗?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他冲我笑道。
“你别开玩笑,我现在的情况真的挺糟糕的。”
“我很认真的啊,你第一次来别人家里做客,都不做自我介绍的吗? ”
“mafu你疯了啊,我是灯油啊!”我有些激动地冲他喊道 “灯油?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张逸显然是被我给吓到了。
“噢,我的天哪,拜托你,给我看看上次live的照片好不好?”我用祈求的眼神望着他道。
“好吧,你等等。”mafu走进了房间,不一会儿,他走出来,递给了我一张泛黄的旧照片。 上面是我们所有参加live的人时的合照:天月、s!n、reol,96猫、mafumafu……几乎所有出道了的唱见都在,然而原本应该站在mafu旁边的我却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令人心慌的空出来的位置,没有站任何人。
“你真的……已经不记得我了吗……”我有些哽咽地问mafu。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他摇了摇头道。
“那我刚才是怎么走进你家门的?”
“你说你迷路了,路过这里,觉得有些冷,于是我就让你进来喝杯热茶。
“我们俩一起长大的那些事情你 真的不记得了吗?”
“我说灯油……你是叫这个名字吧?你真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4
从mafumafu家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神情恍惚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漫无目的地在街头游荡着,一心只想要逃离。我想既然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认得我了,不如我就逃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去,相比起在这个熟悉的地方, 可能会让自己更好过一些,但可惜的 是我已经没法乘坐任何交通工具了, 因为尽管我的口袋里还有一些钱,但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没有任何信息的白板。
我倒在了街角,在那里再次进入了梦乡,梦里我再次见到那个男生,这一次他相比起之前变得清晰了许多,他的相貌似乎很帅气,身材也很高挑,然而尽管他一直动着嘴唇,我却无法听见他究竟在对我说些什么,只能无奈地看着他走近,然后破碎消散。
一觉醒来时我的外套和裤子都已经不见了,我知道自己再躺下去就要赤身裸体了,便连忙起身朝家的方向 走去,此时天空中依然下着蒙蒙细雨好在街上没有什么行人,没有人注意到我的窘态。
回到家门口,由于没有钥匙,我只能强行撞开并不坚固的大门,然而屋里早已什么都没有了,空荡荡的房间中散发着一股腐朽的气息,好像这里从来就没有人住过一样。
在这样的一个时刻,我想到了以有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毕竟既然已经没有人记得我,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我曾经存在过的证据,那我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走到了阳台上,打开了窗户,最后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然后闭上眼睛纵身一跃。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我感觉自己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但过了很久之后,我也没有死,甚至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只有细细的雨落在脸颊上的冰凉。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街道上,一丝不挂地赤裸着身子,可周围没有任何的行人来围观,也没有任何车辆经过。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黑色运动服的男生走到了我的身边,在我身旁放了一束花。
“是你?你不是那个每天出现在我梦里的人吗,你究竟是谁?”这一回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然而我却依然想不起他究竟是谁。
“对不起,灯油。”
“你认识我?”我不禁感到很惊讶。
“我是咕噜碳啊。”
“咕噜碳?我完全不记得我认识过你啊。”
“这不怪你,因为你也不是灯油。”
“什么?”他的这番话彻底把我给搞蒙了。
“三年前,就是在这个下着蒙蒙细雨的灰暗日子,你在街上出了车祸,我赶到现场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伤痛和遗憾,久久都不能平复。于是我的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你,梦中的你在那一天一直好好地活着,虽然天气不好,总是下着雨,但街上再也人来车往了。”他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所以说,这一切并不是现实?”
“是的,包括你,你并不是灯油,灯油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只是一个包含我对他所有的思念所幻化成的意象,你其实只是我精神的一个部分,事实上我并不在你的梦里,你才是在我梦里那个并不存在的人。”
“可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见面?”
“因为我快要痊愈了,我最近正在接受心理治疗,很快我就将不再梦到你了,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关于你的一切就要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毕竟这是我构造出的梦境。不过这对我来说应该算是最好的告别吧,毕竟生活总是要继续,我也不能永远把你困在我的梦里。现在你在我的身边,依然好好地活着,没有疼痛,也没有悲伤,我望着你,你也可以望着我,我想这就已经足够了,虽然你已经不再记得我了。”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前所未有的破碎,然而在我最后的视线里,眼前的咕噜碳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完整过。


(*1)这里为了剧情虚构了一次所有出道的唱见都有参加的live

试着玩了梦幻偶像祭,似乎抽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存在的
(有私设注意)

没头没尾的小脑洞
碳油
emmmmmmm大概是车祸曲???
别的大大是无脑发糖,我是无脑发刀(
一开始是想画伪动画截图的,画完第一张后:
emmmmmmmmmmmmmmmmm…………………………
顺便说咕噜碳似乎有翻阳炎(av6167705)但是几乎没人看不知为什么?
特效拯救世界(
画技不精还请多包容!

【中篇】活在你的世界里(碳油)(1-2)

emmmmm本来想慢慢周更的,但今天是鬼焦大大的生日,于是(
依然是一贯的黑暗系文风
不知是糖是刀(
含微mafu油注意避雷
先更一半,3-4一会就更
那么,let's go!٩(˃̶͈̀௰˂̶͈́)و



1
“姓名?”
“灯油。”
“什么油?”
“火丁灯,三点水一个由来的由。”
“嗯,今年多大了?”
“二十六岁。”
趁着医生在病历本上写字的时候,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有些阴暗的诊疗室屋里没有窗户,只有桌子上摆的那盏不停闪烁的台灯,发出昏黄而微弱的光。
“那个,说说你的病吧。”医生抬起头来盯着我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最近身边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它们完全不合理,但我却无法确定究竟是我的记忆力出了问题,还是我的精神出了问题。”我有些沮丧地抓了抓脑袋对他说道。
“哦?有这种事?说来听听。”医生换了个坐姿,将双手抱在胸前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
“我最近一直丢东西。”
“哈?丢东西,这个不是很正常嘛,马虎的人不都是天天丢东西吗?”医生听完我的话不禁哑然失笑。
“不不不,我最近丢得有些太过繁了,而且怎么也没法找到,甚至有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丢的。”
“比如呢?”
“旧衣服,放在衣柜最底下的抽屉里,自从收进去后就从来没有拿出来过,我平时都一个人住,也不可能有人会去动,但是一觉醒来拉开抽屉, 却统统不见了。”
“会不会是进小偷了?”
“不可能,家里门窗都关得好好的,就算是小偷,又为什么要偷这些不值钱的旧衣服呢,我家里的电器都在,而且这些旧衣服是我原本打算过一段拿去捐掉的。”
“嗯,或许你在某个时候已经把它们捐掉或者丢掉了,只是你忘记了?”
“我也曾考虑过可能是这样,但 不管我怎么努力回想,都想不起任何与之相关的细节,所以我确信它们真的是凭空消失的。 ”
“除了旧衣服以外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吗?”医生皱了一下眉头问我。
“其实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比如我放在楼下杂物间里用来收纳旧物的箱子,昨天一数发现少了一个,还有我书架上的书,平时不怎么看的也少了几本。”
“会不会是有人在跟你恶作剧?”
“恶作剧?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难道是鬼?”
我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我不相信这个,以我看过这么多病人的经验,我只相信一点,那就是在这世上一切事情的缘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人。”
“那么问题真的出在我身上了?可是您看我这不挺好的吗,我精神挺正常的啊,我记忆力也没问题啊。”
“你最近睡眠怎么样?”
“挺好的。”
“做梦吗?”
“梦……听您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印象了,我最近好像老是梦到一个人。”
“是谁?”
“我不认识,事实上根本也认不出来,他的脸是模糊的,身形也是破碎的,就像从坏掉的电视机里看到的人那样,但是我总觉得我认识他。”
“嗯,我知道了,你这个病还真有点复杂,我现在不好给你下什么定论,不如你过两周再来复查吧,如果再丢什么东西,或者梦到什么,记得到时候告诉我。”医生拿笔敲了敲病历本,然后在上面潦草地写了些什么,之后便打发我走了。
走在医院大厅的过道上,我的心情很压抑,又莫名感到几分恐惧,我不知道这个潜伏在我身边的看不见的小偷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他究竟是偷走了我的东西,还是偷走了我的记忆, 或者难道真的是我得了精神分裂症, 每天都在睡着之后亲手把自己的东西丢出窗外了吗?
走出医院的时候天上依然下着蒙蒙细雨,灰暗的天空让人分辨不出这究竟是上午还是黄昏,这种糟糕的天气已经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了吧,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放过晴了,寂静的街道上没有车辆,只有脚步匆匆的寥寥行人,像是末世降临前的黎明,沉闷到令人窒息。


2
回到家门口,我先小心翼翼地在门上趴了一会儿,听里面没有什么动静后,然后才缓缓地打开了门。
打开灯后我环顾了一下客厅,并没有发现少了什么东西,于是才舒了口气,瘫倒在了沙发上。我拿过手提电脑,想上网查一查相关的病症, 然而搜遍了各种网站,也没有找到和我一样的情况,健忘症患者并不丢东西,他们只是忘记了东西放在哪里, 或者有某段时间的记忆空白,而精 神疾病患者往往有严重的情绪问题,可我的情绪却非常稳定,因此这一切都说不通。
为了确定自己是个正常人,我登上了QQ想找自己的朋友们聊一聊,然而当我打开QQ的那一刻,我却惊异地发现QQ的分组少了一个,一个被我备注为“不熟”的分组凭空消失了,里面所有的好友也不见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网络延迟的问题,可我反复登了很多遍也没有再找到这个分组,最后只能怀疑是自己的QQ被盗了。我连忙根据系统的提示试图修改我的密码,但当我点开绑定邮箱的时候,却发现邮箱账户不存在。
这一系列的挫折令我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我拿起手机给客服打电话,询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好,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的邮箱不存在了?”
“请您告诉我您的邮箱账号,我到后台帮您查一下好吗?”电话那头传来了客服小姐甜美的声音。
我把账号告诉了她,她让我稍等片刻。
“先生您好,我刚才帮您查过了,您这个邮箱根本就没有开通过,是不是您记错了账号?”
“记错了?不可能吧,我都用了这 么多年,怎么可能记错呢?”我觉得 有些匪夷所思。
“可是我已经帮您查过很多遍了,后台没有任何关于这个邮箱的信息,系统显示您这个账号从来就没有注册过邮箱。”
“有没有可能是系统出问题了呢?”
“不太可能有这种情况,我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用户信息丢失的情况,就算有,也不可能只丢您一个人的不是吗?”
听到她说“丢失”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颤抖着手挂掉了电话。
我猛然意识到这个所谓的“丢失” 很有可能也是这一连串事件中的其中一环,不仅仅是我现实中拥有的东西在失踪,就连我在互联网上的信息也在渐渐消失。
我觉得有些头疼,于是蹒跚着脚步走进了卧室,把自己裹进了被窝里, 很快便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梦里我又见到了那个人,他穿着黑色的运动服,粉色的裤子,戴着耳机,手上拿着一束花,缓缓地向我走来,我努力想要看清他的脸, 可他的脸却依然模糊一片,当他就要走到面前时,我看到他的嘴巴似乎动 了起来,像是要和我说什么话,然而还没等开口,他的身体顿时就碎裂成了一个个小块,然后化为粉末,消散在了空气里。
一觉醒来窗外依然灰蒙蒙地飘着细雨,我伸手想要抓过床头柜上的闹钟看看时间,却抓了个空,我起床一看,发现这台陪伴我很多年的闹钟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已经凭空消失了。
我有些无力地坐在床上,回想着昨晚做的梦,开始觉得有些不安,这个梦或许是一个隐喻,那个男生每次都以那样的一种方式消散在我的面前,这会不会代表着某种隐喻呢?预示着相同的情况正发生在我身上。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现在面临的状况似乎正是如此,与其说我一直在丢东西,不如说一切和我有 关的东西正在从这个世界上一点一点地消失,虽然一开始消失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或是有些年头的东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和我密切相关的东西注定都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最后甚至就连我自己,都将变得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想到这里我感到十分恐慌,连忙冲到客厅里去拿我的手机,想要把自己的状况立即告知自己的朋友们,然而当我拿起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屏幕是亮着的,而通讯录里的号码,此刻正在一条一条地被自动删除。